阜宁热线-中国江苏阜宁热线
阜宁热线
阜宁热线
阜宁热线-中国江苏阜宁热线
当前位置: 阜宁热线 > 新闻

南京银行急募140亿补血核心一级资本千亿援军还在路上

来源:www.fnxxw.net    发布时间:2017-08-12 17:37

2016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至8.21%,在A股上市银行中垫底。日前该行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拟募资140亿元

迫于资本告急压力,南京银行匆匆推出了“补血”方案。

日前,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审议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拟募资140亿元。

据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五名特定投资者,分别为紫金投资、南京高科、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和交通控股。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4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南京银行急募140亿补血核心一级资本千亿援军还在路上

不过该议案获股东大会逐项审议通过后尚需经中国银监会江苏监管局批准和中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核准后方可实施,并以中国证监会最后核准的方案为准。如果获得核准,南京银行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情况将会有所调整,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将会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分别持股6.36%、4.64%、3.3%。

《投资时报》记者研究发现,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上市行中排名垫底,急需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不过,即便在补充完核心一级资本后,南京银行并未摆脱资本压力,其资产质量尚未好转,资本承压仍将继续。

事实上,不仅南京银行急需补充资本,在今年监管趋严、整治影子银行和监管套利的背景下,部分过去被转移到表外的项目面临着重新回表,而回表之后将会引起资本充足率下降。今年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加大,截至目前,已经有多家上市行发布了合计千亿级的资本“补血”计划。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垫底

南京银行自上市后资产规模扩张较快,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

据测算,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

与其他规模快速扩张的银行一样,南京银行也因此面临着资本金不足的压力。

数据显示,南京银行2014年一级资本充足率已下降到8.59%,仅略高于监管标准;2015年该行实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发行完成后,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上升到9.38%,但至2016年末又快速下降到8.21%,且在A股上市银行中垫底。此外,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71%,资本充足率为13.67%。南京银行公告中表示,随着各项业务的稳健快速发展和资产规模的不断提升,预计公司未来的资本充足水平仍将有所下降。

此外,南京银行还面临营收波动大、资产质量恶化仍未企稳等压力。

研究数据显示,南京银行从2008年到2016年营业收入增速波动较大,其中2008年、2010年、2014年三次达到高点,分别为67.4%、46.25%、52.62%,而2016年该指标增速为16.6%,年复合收益率为33.89%。

今年一季度,南京银行则出现了营业收入同比大幅下滑20%的状况,超出市场预期。

资产质量方面,南京银行2016年并未表现出明显企稳回升的迹象。

首先是逾期贷款仍未企稳。年报数据显示,南京银行2016年逾期贷款占比仍在上升,较2015年上升了0.35%。

南京银行2016年逾期贷款额为56.27亿元,而不良贷款为28.96亿元,也就是说逾期贷款占比仍然在上升,不良贷款生成速度却在下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二者数据反差较大,不排除银行有相当的逾期贷款未划入不良贷款,意味着银行刻意降低了不良贷款的暴露程度。

其次,南京银行贷款五级分类指标显示的结果亦不容乐观。南京银行正常类贷款迁徙率2016年同比略有下降,由1.3%下降到1.28%;显示与不良贷款仅有一步之隔的指标—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同比则继续保持上升,由46.19%上升到48.87%;次级类贷款迁徙率和可疑类贷款迁徙率2016年上升势头迅猛,其中次级类贷款迁徙率由42.03%上升到了64.75%,可疑类贷款迁徙率则从44.68%上升到了65.04%。

而未来贷款减值准备的计提将会抑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

银行千亿“补血”潮来袭

从目前看来,银行紧急“补血”以补充资本正成为常态,除了南京银行,已经有多家银行提出或实施补充资本的方案。

不过,和过去几年银行再融资方式相比有了一定差别,此次集中“补血”并没有大面积采用股权再融资方式,对股市冲击相对较小。

“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与净资产收益率(ROE)两个维度来看,除部分已有充分预期的中小银行外,上市银行并不存在板块性质的大面积股权再融资需求,从预期差的角度,上市银行的股权再融资已经是‘完成时’。”招商证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马鲲鹏认为。

今年3月,光大银行300亿元A股可转债完成发行。与此同时,多家银行的可转债发行均在进程中。6月9日,江阴银行获银监会批准发行20亿元可转债;6月16日,民生银行股东大会通过发行500亿元可转债的预案;6月21日,常熟银行获银监会批准发行30亿元可转债;7月5日,无锡银行30亿元可转债获证监会受理;7月11日,中信银行获银监会批准发行400亿元可转债。7月29日,平安银行发布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60亿元A股可转债的预案,该行此次发行的可转债每张面值100元,按面值发行,存续期限为发行之日起6年,可转债转股后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据不完全统计,上市银行未来发行的可转债规模将达到1252亿元。

除了可转债,另外还有多家银行推出定增预案。今年以来,多家上市银行已经披露了其股票定向增发计划。如,浦发银行拟定向增发募集148亿元的方案,已于今年3月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批;5月,北京银行股东大会通过其240亿元定增计划,宁波银行股东大会通过其100亿元定增计划;光大银行310亿元的定增计划目前也由银监会批准。

综合而言,从A股和H股合计39家上市银行看,除国有大行、华夏银行和今年新上市银行外,大多在今年公告或完成再融资计划,合计融资总额逾5200亿元。其中,新增再融资主要通过优先股、可转债、非公开发行(定增)完成。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上市场所和不同类型的银行再融资方式形成了风格迥异的特征:如,H股上市银行和A股次新股城商行对优先股发行较为热衷;A股新上市农商行和仍处于破净状态的股份行则偏好可转债发行;A股早期上市城商行及部分1倍以上PB的股份行,则较多通过定增补充核心资本。

相关内容